金泰亨醒來的時候是凌晨四點了。

窗外霧濛濛的一片,跟他睡前的景象是有幾分相似,這讓他有點分不清此時的時辰。

「唔......」頭真的好痛。

輕輕的揉了揉兩側的太陽穴,暈眩的感覺並沒有因此而消褪,他艱難的端坐起身瞧了瞧周遭,然後呆愣愣的搔了搔腦袋,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就滑開了屏幕。

四時零七分...應該要多睡會兒的吧。

 

抿抿唇,金泰亨拉上棉被便重新躺回柔軟的床鋪上,然而無論他數了幾隻綿羊,睡意卻遲遲涌不上來。略微煩躁的理了理額前的碎髮,他喪氣的再次滑開了手機,已經過了四十分鐘了,窗外的天色仍舊一片昏暗,和他的心情一樣相互呼應著。

生日要自己一個人過,除此之外,自己又得了重感冒,心情真的已經壞到極點了呢。

 

金泰亨正思考著會不會連過個新年都得獨自一人裹著毯子看著窗外喝著熱可可的同時握在手裡的手機忽然震動了幾聲。

七早八早的會是誰呢...

他點開提醒,入眼的是三個在此刻最顯清晰的字型。

─ 希望哥。

 

『泰亨啊,你醒了嗎?』

『醒了給哥打通電話,今天先休息別去學校了。』

『知道嗎?』

一連串的關心話語映入眼簾,金泰亨欣慰的笑了笑,翻找著鄭號錫的手機號就立刻撥通了。

 

 

「泰亨啊。」另一頭的聲音依舊溫柔,那是金泰亨最喜歡的嗓音。

「喂...號錫哥......」他小聲的囁嚅著並揉揉發酸的鼻頭。

「嘖嘖,聽你都起鼻音了。」說罷,鄭號錫便稍微放軟了語氣,「身體還好嗎?」

金泰亨吸吸鼻子,不讓聲音聽起來如此怪異,「嗯……還好。」

「哥現在在你公寓附近的超商,等會兒去找你,好嗎?」

「...好......」

「那你先躺會兒,等著我。」

金泰亨細細的聽著電話另一頭有條不紊的呼吸聲不自主的笑了出來,感覺希望哥就真的在自己身旁一樣。 

 

─ 等著我,多麼暖心的一句話啊。

 

 

 

 

/

鄭號錫一進門就舉起了手中的塑料袋,而臉上的笑容仍舊如此具有感染力,彷彿用笑容就可以帶走所有覆蓋在身上的陰雨,這讓金泰亨的情緒頓時平穩了些。

「泰亨啊,我買了粥喔。」鄭號錫笑著又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只見金泰亨一點反應也沒有,整個人愣在原地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鄭號錫擔心的一隻手就將對方額前的碎髮拂向腦後,然後便將自己的額頭輕輕的貼向他的,測完了溫度就抬起腦袋來。

「有一點發燒,怎麼了,不舒服嗎?」鄭號錫蹙著眉頭,小心的摟著金泰亨的肩膀,語氣裡全是柔情,「看你精神好像不太好。」

看著鄭號錫有些擔心的神情,金泰亨硬是擠出了個笑容掩飾性的整了整瀏海,發出的嗓音還有些微弱,「沒事,頭有點暈而已。」

瞧小孩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鄭號錫將手中的袋子放在一旁的鞋櫃上便說,「那回去床上休息吧。」然後就將金泰亨的身子打橫抱起。

金泰亨一時沒反應過來就離開地面了,他有點驚嚇似的勾住了鄭號錫的脖頸。金泰亨的身子輕,鄭號錫走沒幾步就到對方的床邊了,將小孩溫柔的放在床上,替他拉上棉被並細心的裹住他的手腳。

在鄭號錫走回玄關拿粥的時間,金泰亨只是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似乎是想用手上的冰冷平衡臉上的灼熱。

雖然號錫哥從小就是這麼照顧自己的,也不是一兩次被他抱了,但金泰亨對於這樣的動作卻是愈來愈敏感了。

 

「怎麼了?一進來就看你掌摑自己?」鄭號錫好笑的看了看小孩子通紅的頰面,「別拍了,吃點粥吧。」他笑著溫柔的拿下金泰亨的雙手並放進棉被裡。

一瞬間的觸摸金泰亨心都要化了,號錫哥的手永遠都是這麼溫暖,也難怪自己小時候老是愛牽著他,跟個跟屁蟲似的。

「我給你吹涼了。」沉穩的嗓音入耳,入眼的是放在自己唇邊的湯勺和那隻佈著細微血管的手臂,「來,張嘴。」

只見金泰亨臉一紅,微弱的抗議著,「...哥,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是病人,我當然要照顧你啊。」鄭號錫說完就揉揉小孩的腦袋,「怎麼,會害羞啊?」

而出乎鄭號錫意料的,金泰亨真的很誠實,點了點頭就將棉被掩住了自己的口鼻。

輕聲笑了笑,鄭號錫溫柔的拿下了覆在金泰亨臉上的被子,「哥還幫你洗過澡呢,你害羞什麼?」

「這跟那個不同...那是小時候......」

「好啦別彆扭了,粥都快涼了。」

 

 

 

 

 

 

 

 

〈待續〉

 

 

2015.01.01

Written by 擾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擾爾 的頭像
擾爾

I saw a lion kiss a deer

擾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SWAG ARMY.
  • 天😳泰泰好軟萌🙈🙈
    樓主寫的文都好好😳
    希望能與你做朋友哦😳(伸手
    歡迎來我家踏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