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宥謙的背影很性感。

  不過正面還比背面好看十倍呢。

 

  王嘉爾說出這番話的同時隨即被圈上自己手臂的力道給扯住。 

  Jackson哥Jackson哥!那我呢?

  所以當王嘉爾語出之後的下一秒他便也懊悔了──畢竟在那之後斑斑就不停的在自己身邊打轉,甚至擺出一臉要求誇讚的表情。正苦惱要如何把身邊纏著自己雙手的人趕走的同時,視線恰巧掃過方才自己所談論的主人公走在前面不遠處挺悠閒的背影,王嘉爾禁不住才終於喊道。

 

  「宥謙吶,快把這小子帶走啊他好煩啊!」

 

  儘管憑王嘉爾的力道其實是足以直接推開身邊這個小纏人精的,可是金宥謙這小子總是隨喚隨到,單純的像永遠也不會生氣似的,讓他來辦事是方便多了,況且王嘉爾才不會拉下臉說什麼他想趁機讓金宥謙在自己身邊多逗留一會兒這類的話──所以待金宥謙把他那纏人又話嘮的死黨打發離開之後,王嘉爾的肩上冷不防的多出了一隻手。

  不過就像是暗自竊喜的人意料之中的,感覺到肩上多出一份重量便隨即抬首望向對方的臉蛋,抿住唇角因達成目的而揚起的弧度。

  金宥謙看上去心情挺不錯,一顆淚痣都快摺進臥蠶裡了,笑得特別燦爛,這讓王嘉爾突然想起了兩人初見的場景,當時金宥謙可能就是總掛著笑容才會讓自己的目光從此離不開他的身影吧。

  

  「你幹嘛啊?」王嘉爾手肘輕捶對方笑道,「做什麼這麼高興?」

  「沒啊。」金宥謙笑了笑,食指劃過鼻尖,莫名帶著羞澀的優越感,「哥說我的背影好看,挺開心的。」

  王嘉爾一聽金宥謙語出,難得有些著急,心臟嗵的一聲震住了,有種議論他人是非被揭穿的感覺,此時就連說出的話語都帶著些微的腦羞,亦或是說,難為情。

  「呀你小子偷聽我們聊天啊?」

  「才沒偷聽,哥的嗓門這麼大,我就走在前邊而已當然聽得見。」

 

  正當王嘉爾感嘆金宥謙的應變能力和耍嘴皮的功夫增強了的同時對方只是無辜的聳了聳肩,一臉何罪之有的清白表情看在王嘉爾眼底卻顯得相當淘氣,動了動唇還想要再說些什麼,不過思索了一陣卻也拿金宥謙沒轍了。

  明媚的陽光映上少年稚氣的臉龐,對於金宥謙而言王嘉爾有點偏矮小的身子被支在他的肩胛下,下顎勉強能對上對方肩線下緣的身高差,讓王嘉爾無法看清金宥謙的側臉,每回一抬頭對上逆著陽光的金宥謙都覺得刺眼的不得了。

  感覺距離金宥謙好遠好遠,耀眼的像個天使一樣的金宥謙。

  所幸今天的太陽不是太大,光線劃過金宥謙的面頰投射過來,對方臉蛋被暈的溫柔迷濛,下方的黑影凸顯出少年好看的頸部線條,王嘉爾先是愣了下,隨即揚起了唇角。他突然產生一種,倘若金宥謙就這麼待在自己身邊該有多好的想法──所以當王嘉爾跳上了金宥謙背上的同時,金宥謙是著實的嚇了一大跳,王嘉爾兩手有點使力的箍住他的脖頸,金宥謙感覺得到對方的下顎此時埋在自己的頸窩,呼出的氣息灑在頸側。

  接著他便聽見一句。

 

  「哥走的好累啊宥謙背哥吧?」

 

  都跳上來了還問什麼意見啊。

  這哥不曉得他這是在跟自己撒嬌嗎,金宥謙無奈笑了笑,熬不過王嘉爾撒嬌帶著強迫的行為將王嘉爾的身子往上撐了撐,王嘉爾有點兒重,不過這倒是不至於影響到金宥謙所有的行動。

  金宥謙雙手捧著王嘉爾的雙腿,歪頭思索著什麼才打趣道,「總要有交換條件的吧哥?」王嘉爾這還在金宥謙後腦杓打量著,就聽見對方傳來的疑問,毫無避諱的視線頓時收回,一時差點忘了自己不在對方的視線範圍而摔了下去,所幸金宥謙感覺到身後一股不安穩而停下了腳步把身後的人更安全的貼上自己的後背,他鬆口氣然後才笑道。

 

  「哥你扶好啊。」

  「知道了...剛剛說到哪兒啦?」

  「我在說交換條件的事。」

  「喔、你說,」王嘉爾有些猶豫,於是隨後又添了句,「哥會『盡量』達成。」

 

  兩個字眼明顯的加重,感受到王嘉爾遲疑的語氣以及吐在耳邊的氣息,金宥謙禁不住笑了笑,抬升的顴骨被身後的王嘉爾一覽無遺。

  不過臨時的提議還以為會被這無賴的哥給一口拒絕呢,金宥謙似乎有點兒驚喜,對於交換條件卻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儘管這對他而言會是多麼一個增進關係的大好機會。

 

  「嗯...」

  為了增進彼此的感情嗎──總不能說什麼哥親我一下之類的話吧。

  肯定會被當成色狼的,一想到王嘉爾上回因為某學長的親近而感到厭惡的模樣金宥謙突然有些畏縮。

  於是認真思索了一陣最終還是朝王嘉爾說了聲,想到了再告訴哥這類的話,畢竟找不到合適的條件──可沒料到這樣一句答覆卻引來身後人的些微不滿以及反抗。

  「呀宥謙你既然沒想法還提什麼交換條件啊。」王嘉爾笑道,兩隻腳丫在底下晃呀晃的,有點兒俏皮。

  只見身下的人頓了頓,原先邁出的步伐停在原地,見金宥謙側過頭想朝自己說些什麼,王嘉爾見狀為了避免觸及到對方的臉頰將腦袋稍微退了開來,卻聽金宥謙說道。

 

  「要是讓哥親我一下哥也不會做吧?」

 

  王嘉爾頓時覺得金宥謙的態度似乎變得有些嚴肅,以至於他愣了半晌都沒有做出任何多餘的回應,兩人之間忽然一片沉寂。

  學弟隨便冒出的玩笑話要是真的履行了,會被當成變態的吧。

  看不見眼前沉默的人的表情,像是玩笑嗎剛才那語氣,他並不明白。

  王嘉爾半晌不語,金宥謙便先擺正了腦袋,打破了沉默,聲調比方才緩和了許多,「看吧,」金宥謙輕聲笑了笑,「所以說想到了再告訴哥嘛。」

  一時不曉得如何回覆的人悄悄瞥了眼金宥謙有點兒似是無奈釋懷這類的表情,也只是默默的說了句,好吧知道了。

  在那之後王嘉爾總覺得胸口有些悶,看著金宥謙被角度藏住的臉蛋,王嘉爾內心冷不防泛起了一陣苦澀。

 

  其實也不是不行的啊。

 

 

 

 

 

 

 

 

〈待續〉

 

 

2015.03.17

Written by 擾爾

壯哉我大宥爾──儘管我宜嘉接受無能但超級喜歡杰根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擾爾 的頭像
擾爾

I saw a lion kiss a deer

擾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