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寬啊,我們買西瓜來吃怎麼樣?」崔韓率一邊說著一邊歪著頭走出浴室,一手提起肩上的毛巾胡亂擦著還在滴水的腦袋。

已經習慣崔韓率總是這樣神來一筆,趴在床上滑手機的人正要移開視線回應的同時,目光就立刻對上了站在床邊裸著上身的對方,潔白的肌膚在眼前徘徊,窗外的餘暉灑在崔韓率身上,沾滿全身的水珠一顆顆發亮,害的夫勝寬一雙眼睛不曉得往哪擺。

文章標籤

擾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